【鐵道小鎮|佳冬】吹海風 吃海水,種出一顆兩千元蓮霧

分享:
在余光中〈車過枋寮〉詩中說:「屏東是最甜的縣,屏東是方糖砌成的城」。如今已罕見詩中所指的甘蔗、香蕉與西瓜,但方糖砌成的屏東,由蓮霧繼續著甜甜的故事。

在余光中〈車過枋寮〉詩中說:「屏東是最甜的縣,屏東是方糖砌成的城」。如今已罕見詩中所指的甘蔗、香蕉與西瓜,但方糖砌成的屏東,由蓮霧繼續著甜甜的故事。

鐵道小鎮|佳冬


‧屬屏東縣,西鄰台灣海峽

  ‧鐵路屏東線車站  

‧全台蓮霧冠軍農夫最密集的鄉鎮

「一顆蓮霧,二千元 。」

我眼花了嗎 是的,一顆,不是一斤,更不是一公斤。我知道日本麝香葡萄一串二千元,但還不知道,台灣的蓮霧有此天價。

二○一八年一月的一場拍賣會,當年度的「三冠王」蓮霧,三斤以三萬元賣出,每顆折合二千元。這位蓮霧冠軍農夫來自地層下陷,海水會倒灌的屏東佳冬。

在這樣的土地,何以長出世界最頂級的蓮霧?

┃ 蓮霧的多樣性,攝影:傅天摯。

以前,我只知蓮霧的故鄉在南迴鐵路的起點枋寮,枋寮人也以此為榮,將火車站的候車椅,以鮮紅的蓮霧造型呈現,另類的主權宣示。「誰是第一?」後才知另有佳冬。佳冬農會總幹事林淑玲高聲地說,佳冬的蓮霧種植面積已超越枋寮,而且是出產最多蓮霧冠軍農夫的鄉鎮。

「什麼是蓮霧冠軍?」喔,政府有舉辦全國的蓮霧評鑑賽,獲選出蓮霧王。

一顆蓮霧二千元,雖是拍賣會上的造勢,但頂級蓮霧的價值不菲,是事實。為何會在超抽地下水,台灣地層下陷最為嚴重的地方?

┃ 逆境中成長的蓮霧,因地層下陷而發展出溺水根植法,攝影:王文靜

佳冬這塊劣土地,被海風與海水環伺,土壤鹽分極高,人口始終不多,二萬人不到。但意外成為頂級蓮霧的產區,最甜的果實。這讓我想起,不知是誰說的,「平靜的湖面造就不出精悍的水手,安逸的生活造不出時代的偉人。」

如不是世界級蓮霧的產區,如不是蓮霧溺水的故事如此吸引人,我不太可能會走到佳冬。

蓮霧是荷蘭人統治期,從印尼引入台灣。初始品種,經濟價值不高,果實小又酸澀,多半是鳥吃。來到台灣近四百年,蓮霧成為傳奇,顏色從粉紅、紫紅、白色到翠綠,體型可大如巴掌,價格如此嚇人。

在余光中〈車過枋寮〉詩中說:「屏東是最甜的縣,屏東是方糖砌成的城」。如今已罕見詩中所指的甘蔗、香蕉與西瓜,但方糖砌成的屏東,由蓮霧繼續著甜甜的故事。

┃ 蓮霧花,攝影:傅天摯。

分享:
永續旅遊

品味私塾 創辦人【這世界,從不缺精彩,只缺探索】

作家、執教於台大新聞研究所。行旅70國,從南極到非洲部落。
獲獎:台灣首位「美國艾森豪獎金」女性媒體得主
著作:《沒有大學文憑的日子-我說故事》,被收錄在國、高中、大學6種版本國文教科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