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人的視角,花蓮鳳林是怎麼樣的城鎮? -旅居台灣12年日本人的想法

分享:
こんにちは(大家好)!我叫晃士(Koshi),是從日本來的遊譜研習生!這次我想以日本人的視角,介紹對台灣鄉村的印象!

こんにちは(大家好)!我叫晃士(Koshi),是從日本來的遊譜研習生!這次我想以日本人的視角,介紹對台灣鄉村的印象!

文/藤本晃士;核稿編輯/駱姿宇

日本 V.S. 台灣,鄉村居民生活大不同!

日本和台灣的鄉下地方同樣都面臨人口減少和高齡化的到來,相似點為台日居住於鄉村的當地人個性普遍趨於保守,他們希望保護當地的生活文化領域,故當地人非常歡迎觀光客、消費者來訪,但不易接納想長久居住在他們生活領域的人。

台日鄉村文化差異在敦親睦鄰、互幫互助部分上最為明顯,在日本鄉下鄰居間的互相干涉頻率很高,舉例來說,在某些時期村民們需要一起協助地方上的共同活動,如一起打掃神社、墓園(見首圖),或照顧鄰居、參加慈善公益活動等。

日本青年眼裡的鳳林:保存日本舊時代風光

留學生的我因緣際會來到花蓮鳳林,對鳳林的第一印象,彷彿置身於日本鄉村的鄉愁。山背上矗立的火車站,似乎久無人居的老宅,平地上一望無際的田野,是每個日本人都能想到的鄉村原始風光。

鳳林也是典型的台灣鄉村,與日本鄉村同樣面臨人口減少和老齡化的問題,但透過推廣客家文化等各種活動,鳳林鎮通過審查、認證,成為國際慢城組織(Cittaslow International)認證的國際慢城會員,並積極推進區域振興。

因此,我感受到的不是沒落小鎮特有的委靡印象,而是帶著熱情的渴望,以此為契機接受挑戰,若台灣其他地區像鳳林小鎮這樣生氣蓬勃,地方創生的成果或許可期可待。

┃鳳林鳥居農場附近的田野,攝影:藤本晃士。

日本移住者在鳳林的行動:播磨憲治移居鳳林十二年,積極推展國際交流事務

播磨憲治先生來自日本關西地方,他有一位身為大學教授的父親,在那個時代的父親看到了台灣的獨特,並向兒時的播磨憲治先生強調台灣未來的可能性,父親影響成為他長大後來台灣的主要原因。

從日本大學畢業後隻身來台,並在來台後經歷各種工作,他感覺到台灣不論是地方人文與生活習慣多受日本影響,其中他對於台日的歷史特別有感觸。他說道:「雖然我是第一次來台灣,可是台灣對我來說,有種特殊的情感」。

在那之後他搬到台北、台中、花蓮,他發現花蓮鄉的魅力,並對花蓮的鄉感興趣,尤其鳳林擁有日治時期所留下的遺跡和文化,於是他決定搬到鳳林常住此地。

他同時觀察到台灣鄉下的好與壞。好處是到處都是美麗風景、食物、文化與人,就連日本鄉下都失去的日台歷史的部分遺跡,鳳林鎮亦保護到現在,特別重要的價值是鳳林繼承悠久的傳統文化。

此外,鳳林現在注入許多擁有熱情且活躍於地方的年輕人。舉例來說,如經營旅館與餐廳—芳草古樹的老闆兒子,他利用在日本留學的經歷,翻新餐廳內部咖啡館的內裝與家飾,試圖吸引更多人來訪,播磨先生很期待這些年輕人為鳳林的添增不一樣的未來。

┃於芳草古樹訪問播磨夫婦,圖片:遊譜提供。

不過由於他與太太都是外國人,找到穩定住處大不易。鄉下人的保守態度,對身為外國人的他來說產生了阻礙。他是個有熱情、有想法的日本人,很努力地協助為鳳林發聲、提高鳳林在國際活動上的知名度、試圖吸引更多人口居住於鳳林。

然而,推動那樣的風氣不是那麼容易。鳳林人都說我們需要努力解決人口減少的問題,可是實際上參與活動的人並不多,連本地人要接納外國人的想法及協助時也並非那樣順利。播磨先生非常期盼鳳林有更好的發展,他始終希望本地人能發現外國人願意留在鳳林的可貴之處,重視他們提出的建議與提供的解決方法,真正貢獻幫助在深耕台灣土地。

鳳林產業結構既以農業為主,未來在農產品加值利用上有很強大的發展空間,播磨先生表示,他和花蓮公部門一起合作,但並非直接移植政府做法,而是扮演中立角色,專業協助花蓮農業的研究所。

播磨先生在花蓮推動日本成效有方的「農業六次產業化」作法:農林漁業為第一產業、製造業為第二產業、零售業為第三產業,全面融合、利用農林漁業創造新附加值的舉措、使當地漁村資源更豐富。

┃農業六次產業化,圖片來源:政府広報オンライン

期待鳳林的美好未來:台灣鄉村的發展

由於COVID-19影響,造成觀光產業遭逢巨變,我們深刻地了解地方單靠觀光產業支持相對不穩定,而農業或許就是我們應該專注的議題。

播磨先生強調,如果我們能解決鄉下地方跟農業有關的問題,地方創生的相關議題亦會有解決之道。大部分的在地農夫和農業專家較無「如何將產品銷售出去」的想法。

為了解決現狀,現在他努力創立 「農產品研究所」,協助相關農業經營者銷售自己的產品,並且努力推廣農業第六次產業化以解決台灣鄉下的問題。

目前政府和其他的組織已認可此活動,亦朝著實現方向大步邁進。台灣和日本在地方創生議題上有很多異同之處,即便是地方創生也需考慮因地制宜,每個國家與實施場域其固有地方的個性與人文特色,慎重考慮其有效性。

跨越農林漁業第六次工業化浪潮,或許能夠成為改變台灣地方的關鍵之一。

┃播磨憲治夫婦(圖中及左3)和遊譜鳳林調查隊,圖片:遊譜提供。

日本年輕人對鳳林的看法

當地方鼓勵人們回到鄉村、地方吸引有意人士移居的同時,這群人最先遇到的困難,也許是最緊迫的生存問題-在地就業,我期待更多像芳草古樹民宿老闆的兒子在地就業以及像播磨先生這樣的能量注入地方。

重要的是,我們不應只有欣賞和支持這些正在改變地方的人與事,我們可以分享對鄉村的熱情,並以各種方式積極吸引人們到鄉村。同時,我也認為若有公部門等單位的支持,正在改變地方的人受到的阻礙或許不會那麼大。

因為,不論在像是在台灣的鳳林或日本的鄉村地區,皆沒有選擇的餘地,公部門過於樂觀的態度、在地居民具排外性等因素,可能會造成台灣、日本的鄉村凋零問題持續加速,如果各國可以相互參考、學習,發覺彼此的不足之處,地方創生才有新的可能性並使鄉村活躍起來。

 

分享:
永續旅遊

從日本來的台大研究生,人生的題目是解決鄉下面對的問題。為了故鄉在廣島的鄉下,本人也從小時候一直關於日本鄉下。對「地方創生」的熱情有自信。希望奉獻像台灣,面對少子高齡化這個問題的外國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