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尋找活路的一群調皮鬼,開啟「菸樓迷路‧百鬼夜行祭」的奇幻活動

分享:
想擺脫農村沒落的趨勢與伴隨而生的各種社會問題、經濟困境、生態破壞、文化保存的困難,你會採用什麼方法呢?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提出很多種作法,但是在沒錢沒人的小農村,很多方法都是窒礙難行,但是北林手中擁有豐沛的文化資源、緊密的鄰里關係、先天的縱谷山景及農田,我相信一定可從現有的條件中,發展出自己的方法。

想擺脫農村沒落的趨勢與伴隨而生的各種社會問題、經濟困境、生態破壞、文化保存的困難,你會採用什麼方法呢?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提出很多種作法,但是在沒錢沒人的小農村,很多方法都是窒礙難行,但是北林手中擁有豐沛的文化資源、緊密的鄰里關係、先天的縱谷山景及農田,我相信一定可從現有的條件中,發展出自己的方法。

地方要先有人來,更精準地說「我們要先把人騙來」,後面很多要改善的問題,才有機會被討論、才有人用行動去改變。「菸樓迷路.百鬼夜行祭」結合兩大地方資源,「菸樓迷路」代表鳳林是台灣菸樓密度最高的建築群,「百鬼夜行」則代表的鳳林在地林田移民村的開發背景。

如果你跟第一年籌辦「菸樓迷路.百鬼夜行祭」(文後簡稱百鬼)的我們說:「這個活動會辦十年喔!」我們一定會覺得怎麼可能。

我是一個從高雄都市嫁到花蓮鳳林北林的媳婦,都市生活的成長經驗,讓我看見屬於鳳林的各種美好,從新鮮的空氣、湛藍的天空到青青稻田,都與城市有很大的不同,最大的不同是有一群土生土長、中壯年的北林人,用最素樸的方式想要為地方做一點事情。

我帶著多年的社區營造經驗,因緣際會擔任了社區發展協會的總幹事,跟著當時的理事長楊火土先生(幽默的阿土伯),一路認識每一個阿伯阿姨,一點一滴去對照文獻上的史料與耆老口中的生命故事,另一邊又擔憂著鄉村沒落的困境,試圖想要在地方發展掙扎一個扭轉的可能。在幽默卻認真的日常對話中,大家就說好一起辦理菸樓迷路百鬼夜行祭,一個拉一個地加入工作參與的行列,其實是在「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這樣鄉村互助的網絡中運作。

為什麼是鬼呢?都是因為那口古井啊!

自始至終,我其實都在做文化資產保存的工作,至今仍舊不願意放棄,一路從田野調查、菸樓保存、移民村故事導覽,就是期待更多人或更準確地說期望引動更多年輕人投入文化資產保存的工作,但總有杯水車薪、有氣無力之感。當時候,我們在林田移民村的一口古井立解說牌,當時的助理張楷庭卻調皮拍了一張從古井探出頭來的貞子照,這照片在網路臉書上獲得很大的迴響。

這個迴響,讓我重新思考長期來的文化資產保存都用錯方法了,是不是要先讓人來到這個地方,才有機會讓他們認識這片土地的豐富文化,接下來,才有可能談要不要投入文化資產保存的行列,沒有認同何來行動?

決定要搞鬼之後,我們必須思考提取在地無可取代的資源條件,才能創造別人無法模仿的行動方案,提出了鳳林北林兩大文化特點「日本官營林田移民村」、「菸樓密度最高的建築群」,最後就以具日本傳說的百鬼夜行作為故事的主軸,定名為「菸樓迷路・百鬼夜行祭」,並且選在農曆七月辦理。

百鬼是搭一個舞台,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展現自己

「每一個人都想成為有用的人」是我在近20多年來得到最重要的理解,無論從事長者照顧或兒童陪伴,甚至是身障者的關懷服務,一般社會大眾標籤為「弱勢」的人們,他們都同樣渴望成為一個有用的人,參與社會的公共事務,貢獻一己之力。

而百鬼的活動籌備過程就是一個開放的,每一個人都可以參與的。過程大概就是這樣「美玲,聽說社區要辦百鬼夜行,我們家政班要做麻糬來請參加活動的客人吃……」後面就開始討論要做幾公升的糯米,作為一個活動主辦人,就是成為舞台全力去迎接這些點子與大家想做的事情。

一轉身,社區的孩子跑來說應該要做一個鬼屋,要找很多人來當鬼。其實,我從來無法決定百鬼活動的面貌,一直以來都是很多人決定的,而我,只是搭了一個舞台,等著各式各樣的人來展現自己、貢獻自己。

百鬼踩街、表演、鬼屋、闖關

百鬼整個活動規劃是一點一滴的長出來的,一開始只是想讓很多年輕人來扮鬼踩街,後來就有很多表演團體希望爭取演出機會,就搭起了一個主場的舞台;孩子覺得要鬼屋才好玩,就借了一棟老菸樓開始規劃鬼屋;要提供在地美食給遊客,就生出三十多個攤位;擔心怕鬼的遊客會太無聊,就設計了老少咸宜的闖關遊戲。

北林人的活動,發展過程中堅持了某種任性,同時也開放給所有可能的人來參與,大家很認真會把事情做好,有一種「非成功不可,但是失敗了也沒關係」的有趣氛圍。

從十年前開始談減廢,被當成很有事的人

第一年的百鬼夜行有上千人前來,被媒體與居民都稱讚為一種大成功,過程中有許多同甘共苦的感動。活動結束當天半夜,跟著所有的夥伴整理活動過後留下來的數十包大黑色垃圾,內心非常的難過,甚至有些自責,難道辦活動一定要這樣產生大量垃圾嗎?

於是在第二年(2013年)開啟活動討論時,我們就提出不使用一次性餐具的理想(過了幾年就被稱為減廢),第一關就被社區的志工阿姨罵:「你是要派誰來洗碗?」第二關就被支持我們的攤商哥哥姐姐罵:「怎麼可能不用塑膠袋,客人要外帶怎麼辦?」第三關就是無論如何宣導,遊客就是不自備個人餐具前來:「怎麼那麼麻煩還要借餐具,那我不要買了。」

推動減廢過程,就被當成「很有事的人」,一時之間流言四起,承受很大的壓力,但是這些流言我都讓它成為工作努力的方向,真的就上網號召了「洗碗志工」,還獲得台灣社造聯盟的好朋友支持,包遊覽車來洗碗。

另外,荒野解說員吳永斌老師帶領我們做檳榔鞘碗,葉食台灣的馨曼老師帶領我們用麵包果的葉子製作葉子碗。

和社區阿姨與攤商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討論,溝通理念與尋找可行的方法,那一年大家都選擇包肉粽,這又是當年的趣味景象了。

辦理百鬼買了500個碗筷與700個杯子,提供當日免費租用餐具的服務。活動結束後,這些碗筷杯就進入另一個活用計畫「碗公計畫」,讓更多辦活動的人可以輕鬆、免費借到餐具。

因為資源匱乏,所以只能用創意度日

對於一個六百多人的小社區來說,要辦理一個上千人的大型活動是非常吃力的,無論在人力、物力、財力都非常困窘,就讓百鬼長成一個樸實又有創意的活動,大多數的創意是因為資源匱乏產生的。

最初我們想說辦活動就是要插很多關東旗,讓參與的人可以感受到活動的熱鬧宣傳,一去詢價後發現,一支關東旗要上百元,根本無力負擔,而且同樣的經費應該更要花在刀口上。

當時大家集思廣益,如何創造活動的熱鬧感,又不留下數百支浪費錢的關東旗?這成為我們辦理百鬼的第一個困境。後來,決定把經費拿去買了七百支雨傘,請社區全體總動員在雨傘上絹印百鬼夜行圖樣,當日活動會場沿街掛滿雨傘,活動結束後,這些雨傘成為發給每一個志工、表演者、遊客、工作夥伴的紀念品。

在百鬼十年中成長的孩子與共同回憶

這十年來,聽過、參與過或在百鬼夜行工作過的夥伴,當年的孩子長成了大學生,當年的大學生成為社會中堅到各行各業工作,當年的少女現在也成為兩個孩子的媽,當年健壯的長輩負責搭帳篷搬桌椅,也已仙逝。

看著青年分享他們童年參加百鬼的熱鬧情景經驗,或者回鄉的中壯年說著召喚他們回來的百鬼故事,這個活動在這十年已經完成了某一種階段性任務。

每年的鬼主題,無法停止對社會議題的關注

其實無論是對鬼的禁忌,或用萬聖節去想像百鬼夜行,都會產生誤解,真實的面貌是:以這個活動作為打開農村與青年互相認識、建立關係的根基,讓青年可以用輕鬆、興奮、愉快、有創作力的方式,扮鬼參與遊行或表演。

進入活動現場後,你可以加入社會議題的倡議行動,改變生活環境的實踐方法,讓外表看似膚淺的活動,在參與之後,獲得另一種學習體驗。這十年來我們透過包括「流浪犬」、「失智關懷」、「地方知識」等議題,開啟多元觀點的討論,獲得媒體與更多青年的關注。

百鬼的下一個十年

百鬼能夠如此精彩,要謝謝當年北林這一群想為農村尋找活路的調皮鬼-楊火土、陳日妹、黃春華、陳阿蓮、吳祥照、詹景堂、羅金蘭…再寫就有一兩百個名字寫不完,我們一起撐起了這個舞台。

而舞台上,精彩的演出、艷麗的扮相、揮灑汗水的合作、轟隆隆的音樂聲以及客家阿梅的美食料理,都一起構築百鬼活動圖像,都是因為有這群人,才能有這樣的面貌。很快地,百鬼要迎向下一個十年,一直以來我都不能決定它會變成什麼樣?因為,百鬼的樣貌取決於每一個參與者如何展現!

百鬼夜行妖怪路跑|2022.07.30登場

2022年第11屆「菸樓迷路.百鬼夜行祭」,以青年的創意發想提出「妖怪路跑」

活動項目:

【親子妖怪組】(2公里)(已報名截止)

【飛毛鬼健腳組】(5公里)(已報名截止)

【林北不想跑組】(純散步)

【鄉親休閒組】不用報名歡迎直接來現場!完成送紀念扇!

【親子妖怪組】(2公里)、【飛毛鬼健腳組】(5公里)均可獲得市價超過$1300元的選手好禮包!還可以跟可愛動物互動,有小羊跟你拍照,小豬、小兔餵食體驗!小朋友最愛喔!

希望每一個來參加的大小朋友都可以裝扮成可愛的鬼裝扮喔(不要跟他撞衫了!隔壁鄰居小朋友說他要裝成鬼滅!)

當天還有好食慢市集、精靈晚會演出、驚悚鬼屋、扮鬼打卡,歡迎夏日夜晚來鳳林走走!!

★活動流程:

★路跑路線:

分享:
永續旅遊

慢城很簡單,只是好好的生活。
我是鳳林媳婦,社區營造工作者。

創辦《菸樓迷路‧百鬼夜行祭》及《找到田國際泥巴運動會》地方活動盛典;曾服務北林三村社區發展協會、鳳林數位機會中心、花蓮青年志工中心、花蓮縣鳳林鎮觀光旅遊發展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