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安定的靈魂中找回堅定-黎悠香草創辦人黎惠梅

分享:
抵達黎悠香草工作室門口,引人入勝的是那塊木板牆上,一個人又抱又吸貓的LOGO,不禁想起有句話是這麼說的:「人在吸貓的同時,貓也在吸你。」

抵達黎悠香草工作室門口,引人入勝的是那塊木板牆上,一個人又抱又吸貓的LOGO,不禁想起有句話是這麼說的:「人在吸貓的同時,貓也在吸你。」

插圖/加賀 文/郭彩菱

在黎悠老師接觸園藝治療前,過去擁有三十多教職經驗,曾任職過國中老師、教育局視障輔導員,她表示自己很幸運,在教職生涯中,總有機會被長官引薦,其中一位伯樂就是當年壽豐國小校長,黃木蘭女士,也是推動花蓮縣國中小環境教育的主理人,因為這樣的機緣,種下園藝之路的種子。「教職這條路雖符合家人及社會期待,但始終無法說服我自己。」即使是走著在當時令人稱羨的路,不免還是常在心中亮起紅燈,進行靈魂的拷問。

大學一畢業就進入優人神鼓的她,期許自己能夠在劇場發光發熱,但當時劇團歷經草創,對她而言,帶來的更多是未知與不確定性,在面對不夠堅定的內心,只好選擇離開,轉向教職。黎悠老師分享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上,曾有段特別的出走,便是在29歲那年,逢家庭變故,當下的她,毅然決然辭掉全部的教育工作,到外地流浪,同如半出家眾的身份,過著無人知曉、杳無音信的生活。「在當時,每個人都說我傻瓜,但我就想知道,人在一無所有的情況之下,還能長出什麼樣態?」

與黎悠老師一起回顧這段過去,她分享這些日子的覺察,其中便是比較不再過度自我要求、貼上不屬於自己的標籤。四年後,她以煥然一新的姿態回歸,重新建立自己與社會的關係、並也順利考上教甄、站上教職軌道,重返人間修行。黎悠老師是個愛好自由的人、傾向獨力工作、不喜歡被框架所侷限,因此無論是在職場或婚姻,帶來考驗總是排山倒海,但正因如此,在每次碰撞中更確信了自己的心之所向。

沒和鳳林產生關係的鳳林人

她分享那種狀態大概是白天從家門離開、接送孩子到市區讀書,再工作,直到很晚很晚再回家,路線單一,以現在疫情的情勢來看,足跡可以說是很少!(笑) 伴隨這般繁忙的步調,與其說是沒有時間與在地連結,更可以說是力不從心。

在校內如八爪章魚的她,除本身的專業課程也兼任校內行政,還有晚上愛基會課輔班,過著披星戴月的生活。就讀音樂班的兒子,偶爾會在她回家進門時,貼心地彈奏一首歡迎曲,成為繁忙日子中熨撫毛躁的片刻,但大多時間仍然呈現不堪負荷的狀態。

49歲那年,在學校體力不支而昏倒,身體的警訊使她意識忙到焦頭爛額的自己,總是在做超乎能力範圍的事。但在那之後恍如奇蹟般地應援到來了,某天她偶然瞥見學校的公文,得知臺灣園藝輔助治療協會將在台南開辦園藝治療師的初階培訓課程,為期兩天。聊到這裡,黎悠老師特別提及當時在台南開課的祖師爺,黃盛璘與黃盛瑩老師,感謝她們的啟蒙,打通了這條任督二脈。

不要乍看生命的發展性

祖師爺在往後認證班授課中,常常拿黎悠老師作為範例分享:「當她第一眼看到我,靠近過來的時候,臉是黑的、頭髮還有點油油的,一臉憂鬱地說:『老師⋯⋯』」。現在回想這段故事,彼此總是大笑不已。

做園藝治療師、考取證照這條路是辛苦的,光認列一個時數,就需要外出實戰做服務,再寫case報告,無限輪迴這些過中之下要完成500個時數,這張證照才能如實拿到。在當時只有台北、台南有開課,有幸校長應允提早下課,才能以一秒之差踏入車廂的姿態前往台北,然後再搭最後一班車回花蓮。聊到這裡,擁有過趕火車、或被火車趕的人,大概也能想像這是一條非常艱辛的路程呀!

歷經兩、三年來回奔波的充實之下,53歲的黎悠老師如實取得了園藝治療師資,並為花蓮開拓綠療的服務。最後,黎悠老師最後也分享這一路走來,帶給自己可貴的心境: 「告訴自己要無悔、活在此時此刻的快樂,無論事情多難,決定做、就去完成。」

同場加映!貓咪才是黎悠香草的本體?

在我抵達黎悠香草工作室門口時,看見了門下角設置貓窗,就物件分析來看,老師恐怕是位倡導貓自由主義的飼主!黎悠老師瞧我在門口徘徊,便邀我進入這神秘的療癒空間。 親切的黎悠老師,替我準備了香氣盈人的花草茶,我環視了寬敞明亮的工作空間,吸睛的更是那整面手工繪製的大牆,黎悠老師表示那是姪女的巧手創作,細看這幅畫上共有三隻貓咪,畫裡的盆栽上還寫著英文字「Mimi」。

正要開聊時中,一位黑白條紋相間、少了一隻腳的貓,一跛跛緩步從貓道穿越。 身為貓控的我,終究還是忍不住將話題倒向牠們。

牠叫作「喵厚福」 年幼的小厚福右後腿被人纏綑,整貓家人被人類扔到田裡,直至影響生長發育而萎縮。 (事件當下由楊洛芹小姐發現小貓一家,並即時提供救援,才得以倖存。) 開局就聽到這麼心疼的故事,表示為什麼會有人要這麼做?

黎悠老師則是語重心長地說:「他們會做這些事,絕非平白無故,無論是所做的事、說的每一段話,背後都是來自某種情感投射,才造就事件的萌芽與行動。」會有「人在吸貓的同時,貓也在吸你。」

這句話誕生並不是沒有原因的,觀望牠們優雅又慵懶的姿態,療癒的魔力如溫水煮青蛙般滲透人心,被深深吸引的人類,怎麼不甘願成為奴才! 黎悠老師的香草茶搭配貓咪的力量,簡直能打片天下無敵,被這樣環境包圍的我,深怕自己走不出這扇門。

┃ 喵厚福。

「我以前是完全無法接受毛茸茸的生物!」在她說出這段話的同時,就彷彿連本人也相當訝異,不免讓人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轉變,跌入了這塊傲嬌物種之坑?

與貓咪的結識正是來自牆上那位寫著MIMI的橘白貓,牠起初是隻浪浪(流浪動物的意思),徘徊在家門口外。 「當時我雖然很不知所措,但還是盡量誠心向牠溝通『我沒有飼料,只有白飯,如果你願意吃的話,我可以準備。』」

MIMI似乎也聽懂了這段人語,便默默進門吃食起白米飯,黎悠老師也認知只給動物吃飯是不行的,才在那之後一步步查詢育貓知識、最終踏上了這條貓奴不歸路。

在談聊的過程,除了喵厚福,時不時也有幾位陸續回屋,分別是喵自在與喵柔柔,喵自在是一隻橘白花紋分布的貓,她還有一位哥哥,叫作喵自由;喵柔柔則是一位虎斑白貓,總文文靜靜地在遠方觀望我們。   

┃ 喵自由。

┃ 喵柔柔。

牠們大多時候悠晃悠晃漫步,時而瞥視著四周、輕蹭桌腳、跳躍平台,其中喵自在徹底展現了自在的意志,直接跳到我與老師面前,大方刷起存在,並使出利爪對家庭號貓飼料又刮又撥,看來是想示意下午茶時間到了,叫人類別再自顧自地聊天了!(笑)。   

這些幸福的貓咪們過去都是浪浪的身份,每一隻背後都有牠們的精采故事,老師分享:「我只提供飼料、保障牠們的安全住所,我不會限制牠們去留,因此有的會出走好上幾天,隔些日子又突然出現。」

在與貓咪相處過程中,黎悠老師下了「耐心」的語標。 「在牠們的身上我學到了很多,無論是待人處世、還有面對內心自我的探究。」 關於各位主子的故事,我想未來有機會再另寫一篇奇貓軼事向大家分享了。

每鳳有曰】文字聽見這些鳳林說的話,每季一刊,慢慢看。

分享:
譜1

《每鳳有曰》是屬於鳳林人的地方刊物。透過報導地方人文地史、產業發展、生活藝術,引介鳳林的美好作為地方創生的觸發點,紀錄小鎮的風貌。

【鳳林挺手行動】111年地方創生青年培力工作站
我們是鳳林返鄉移居青年!未來將在地方進行一連串活化實驗,建立串聯青年及返鄉移居者的交流平台~
【挺手】客語音譯(四線:tensu)有著互相幫忙而不求同等值回報的意涵。